股票之声

 找回密码
 注册
股票之声 首页 名人堂 约翰·内夫 查看内容

投资大师话价值投资

2011-5-12 08: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290| 评论: 0|原作者: 摘|来自: 投资

<P style="TEXT-INDENT: 2em">艾萨克.牛顿曾说,“如果说我比别人看得更远一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们的肩膀上。”我们用逆向的思路是否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我们站在了巨人们的肩膀上,也许我们就可以比别人看得更远一些。      华尔街有一个梦之队,他们是华尔街的巨人,他们就是价值投资者真正的北极:本.格雷厄姆、菲力普 .费雪、沃伦.巴菲特、彼得.林奇和约翰.奈夫。如果你想成为中国长城梦之队,那么请加入价值投资者的行列。      我们无法切近他们的生活,所以让我们从他们的伟大而不朽的作品中挖掘价值投资者的伟大思想吧。这些作品分别是《证券分析》、《怎样选择成长股》、《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和《约翰.聂夫的成功投资》。 <P style="TEXT-INDENT: 2em"> 《证券分析》 中,本格雷厄姆认为,亏损的投机者要比获利的投机者要多几乎是一个数学定律。投机机制的劣势包括为交易支付的佣金和印花税,以及买卖价差等。      最伟大天赋莫过于估算万物真实价值的才能。证券分析家似乎总是在关注证券的内在价值,特别是内在价值于市场价格之间的差距。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内在价值4一个难以把握的概念。 一般来说,它是指一种有事实 —— 比如资产、收益、股息、明确的前景 —— 作为根据的价值,它有别于受到人为操纵和心理因素干扰的市场价格 。不过,如果认为内在价值可以像市场价格那样确定就大错特错了。       证券分析的目的并不是要确定某一证券的内在价值到底是多少,而是只需搞清楚其内在价值是否足够 ——例如,足以为其债券提供保障,或足以证明应该购买这种股票——或者是否比市场价格高或低。出于这种目的,一个大概的,近似的内在价值数字就足够了。      模糊的正确胜过精确的错误。金融思维和普通的工商业思维之间所存在着日久弥深的鸿沟。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是,华尔街从来不问:“出售这家企业时能卖多少钱?”而这正应该是打算购买股票前应该问的第一个问题。如果一位企业家面对着用10000美元买到一家企业5%的权益的机会,他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将这个要价乘上20,从而得到整个企业的概算价值200000美元。这之后他的计算将转向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用200000美元买下这家企业会不会是一桩“好买卖”。这个基本的和不可缺少的过程现在基本上已经被那些购买股票的人们省却了。      市场不是一台根据证券的内在品质而精确地、客观地记录其价值的计量器,而是汇集了无数人部分出于理性,部分出于感性的选择的投票机。但从长远的眼光看股票市场不是一种投票机制,而是一种衡量机制。      显然坚毅的性格对于施展这种技巧是必需的,这样才有可能进行反潮流的思考和行动,同时也能够耐心地等待也许是数年才会出现一次的机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价值投资者是一个孤独者。 <P style="TEXT-INDENT: 2em" align=left>《怎样选择成长股》中,费雪认为,如果投资者即将获得大的利润,那么我们需要耐心。换一种说法,一般来说讲述一只股票的价格将如何变化,要比该股票还要多久才能发生这种变化容易得多。一旦选择合适的的股票,并且经受了时间的检验,就很难找到卖出的理由。如果最初选择的股票是正确的,就能看到该股票在下一个牛市中创下的最高价超过目前的最高价。      股票市场天生具有迷惑人的本质。如果你所做的事情是同一时间所有人都在做的,并且对你产生了几乎不可抵抗的欲望,那么一般这件事情根本就是错误的。    《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中,巴菲特认为,认为术语“价值投资”是多余的,如果“投资”不是寻找至少足以证明投入的资金是正确的价值的行为,那么什么是“投资”?有意识地为一只股票付出比它计算出的价值更多的钱——希望它马上可以按更高的价格卖出——应当被列为投机。      在投资的时候,我们把自己看成是企业分析师——而不是市场分析师,也不是宏观经济分析师,更不是证券分析师。最终,我们的经济命运将取决于我们拥有的企业的命运,无论我们的所有权是部分的还是全部的。只要公司的内在价值以合意的速率增长,那么企业成功被认知的速率就不那么重要。      实际上,滞后的认知有可能是一种有利因素:它可以给我们机会,以便宜的价格买到更多的好东西。作为可口可乐公司和吉列公司股票的持有者,我们把伯克希尔当成是两家非凡企业的非经营性合伙人,我们用这两家公司的长期进步,而不是其股票每个月的涨幅,来衡量我们的成功。事实上,我们至少不关心几年中这些公司的股票毫无成交,或没有报价。如果我们有坚定的长期投资期望,那么短期的价格变化对我们来说毫无意义,除非它们能够给我们提供以有吸引力的价格增加所有权的机会。      投资界偶尔会爆发恐惧和贪婪这两种传染性极强的灾难。这些流行病的发生时间难以预料,而且由它们引起的市场错乱,无论是持续时间还是传染程度都难以预测。因此,我们永远预料不到灾难的降临或离去。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间贪婪。      通过把良好的企业判断,与将他的思想和行为同旋绕在市场中的极易传染的情绪隔绝开来的能力相结合,一个投资者却可以取得成功。在我自己保持隔绝的努力中,我发现将本格雷厄姆的市场先生概念牢记在心作用极大。时间是优秀企业的朋友,平庸企业的敌人。 <P style="TEXT-INDENT: 2em" align=left>《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中,林奇认为,当你决定了依靠自己进行投资时,你应该努力独立思考。这意味着你只依赖于自己的研究分析进行投资决策。      林奇认为股票投资成功所必需的个人素质应该包括:耐心、自立、常识、对于痛苦的忍耐力、心胸开阔、超然、坚持不懈、谦逊、灵活、愿意独立研究、能够主动承认错误以及能够在市场普遍性恐慌之中不受影响保持冷静的能力。就智商而言,最优秀的投资者的智商既不属于智商最高的那3%,也不属于最差的10%,而是在两者之间。      真正的天才由于过度沉醉于理论上的思考,结果他们的理论总是被股票实际走势所背叛,现实中的股票走势远远比他们想象出来的理论要简单得多。要想取得股票投资成功一个非常重要的个人素质是要有能力在得到的信息不完全、不充分以及得到的信息不完全准确的情况下做出投资决策。……最后,至关重要的是你要能够抵抗得了你自己人性的弱点以及内心的直觉。      当投资大亨E.F.赫顿讲话时,每个人都洗耳恭听,而这恰恰正是问题所在,这时每个人应该做的反而是赶紧躺下睡觉,在听到有人预测市场走势的时候,最重要的技巧不是静静聆听,而是打起呼噜睡大觉。投资的窍门不是要学会相信自己内心的感觉,而是要约束自己不去理会内心的感觉。只要公司的基本面没有根本的变化,就一直持有你手中的股票。    《约翰.聂夫的成功投资》中,聂夫认为,投资成绩的好坏往往并不取决于某人是否掌握了某种投资圣经,而是取决于投资者是否能够坚持简单却符合逻辑的投资策略。      成功的投资不需要人气旺盛的股票与绝对多头市场。正确判断和坚持信念是成功的先决条件。推理判断帮助我们选出潜力股,坚忍的毅力则让你不像其他人一样迷失方向。那些回家时口袋中装满钱的水手们玩牌时都沉着冷静,对胜败得失有着很好的判断力。除非他们拿到了好牌,否则他们不会轻易跟较大的赌注。如果这些水兵能把相同原则运用到股票上,他们中一些人就是今天非常成功的投资者了。      华尔街的喧嚣无法扰乱我们的节奏,低市盈率投资虽然沉闷乏味,但始终是我们坚守的阵地。我们没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有一些眼光,能够坚持己见而已。市场的流行观点只能充当我们的参照,但绝不可动摇我们的投资决定。长跑者的寂寞给出了恰如其分的描述,即使我一直是对的也无法摆脱寂寞的煎熬。当形势恶化,孤独也越发刻骨铭心。      我们作投资有一个特征,不惧怕等待。等待是价值投资的精髓。      价值投资为什么得不到大多数人的坚持?因为它是孤独者的游戏。人类是群居动物,所以,“在别人恐惧时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恐惧”是何等的困难,归根结底,人最难战胜的是自己。      1、贝塔值理论认为高风险高回报,而价值投资者认为低风险高回报,你能接受吗?      2、投资组合理论认为构建投资组合以分散风险,而价值投资者坚持集中投资,“将所有的鸡蛋放到一只篮子里,然后小心看护这只篮子”,你能接受吗?      3、大多数投资者追求跑赢大市,而价值投资者的目标是跑赢通货膨胀,实在购买力的增加,你能接受吗?      4、趋势投资者追求疯狂地交易,恨不得赚足市场的每一笔利润,而价值投资者坚持长期投资,相信复利是积累财富的阿基米德支点,你能接受吗?……      你可能会接受某一点、两点、三点,但是你无法接受所有价值投资者需要具备的气质,因为你成不了价值投资者,价值投资是孤独者的游戏。桑塔雅纳言,“不能记住过去的人,注定会重蹈覆辙”,价值投资坚持估值导向,结合成长性,挖掘市场价格低于内在价值的优质企业。杰森.茨威格曾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如果投资人选择股票能像买袜子一样东挑西选,那么我们要富有得多。长期投资成功最大的秘诀是避免严重亏损,最成功的人是那些众人都迷失自我的时候,能够保持情形头脑的的人,长期投资的眼光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对资本市场的看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股票之声 ( 京ICP证080305号 )

GMT+8, 2022-5-18 11:12 , Processed in 0.029243 second(s), 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