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之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股票之声 首页 名人堂 索罗斯 查看内容

梁恒:和索罗斯一起走过的日子

2012-2-9 10:24| 发布者: 股票之声| 查看: 9749| 评论: 0|原作者: 股票之声|来自: 股票之声

摘要:   梁恒简介: 梁恒,湖南长沙人,湖南师范大学学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一九八四年在纽约创办中文季刊《知识份子》,并担任总编辑,同时受著名金融大师索罗斯的邀请,出任他的中国事务私人顾问以及在中国的私 ...

  梁恒简介:

        梁恒,湖南长沙人,湖南师范大学学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一九八四年在纽约创办中文季刊《知识份子》,并担任总编辑,同时受著名金融大师索罗斯的邀请,出任他的中国事务私人顾问以及在中国的私人代表。梁恒和夏竹丽合作著有《革命之子》、《恶梦以后》、《热风冷风》。

  李宏(Jeff Li)简介:

        思高方达金融服务公司(Citco Fund Services)上海董事长兼总经理。思高方达是全球最大的独立第三方另类投资基金行政服务商。资产行政管理总量为6500亿美元。拥有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基金、房地产基金客户。李宏曾先后任职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的策略师及高级架构师、高盛集团纽约股票量化策略部副总裁、OpHedge Investment Services (盛融)的创始人之一。OpHedge当年是索罗斯基金的运营服务商。

  李宏和梁恒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在梁恒的新书《和索罗斯一起走过的日子》出版之际,李宏采访了梁恒,俩人对索罗斯的投资理念、世界观和性格等方面做了一番探讨。

  李问: 首先让我祝贺你的新书《和索罗斯一起走过的日子》顺利出版。你和索罗斯二十多年来的奇缘,让你能够处在一个独特的位置,为人们揭开索罗斯的神秘面纱。我相信你的这本书会让人们从不同的角度,看到金融奇才索罗斯有血有肉的真实样貌。

  与其他从事金融业的人一样,我作为在华尔街投资业、特别是对冲基金与基金行政服务业工作多年的高级管理人,对索罗斯并不陌生,特别是在2004年,我和合伙人所创立的对冲基金行政服务公司(OpHedge Investment Services),也就是索罗斯基金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的中后台服务商,全面负责索罗斯公司的基金运营管理。在长期的业务接触中,我对索罗斯的投资策略也有所了解。但我对他本人,特别是那些造就他成为今天的金融大鳄的背景并不是很了解。你觉得索罗斯是属于怎样的一种人格?

  梁答: 索罗斯承受失败和痛苦的能力在同行人里是绝无仅有的。换言之,在金融投资这一行里,几乎没有任何人具有索罗斯的抗压能力,特别是在遭受巨大损失时,承受痛苦,认赔出场的心态。任何时候,只要危机发生或身陷险境,索罗斯从来不会考虑自己的尊严,也绝不会在乎别人怎么说,反而是我行我素,因为他坚信,只要能够生存下来,就有绝地反击的机会。索罗斯之所以具有与众不同的精神特质,这和他年少时,生活在战火纷飞的环境里很有关系。索罗斯是匈牙利的犹太人,小时候为了躲避纳粹的追杀,四处藏身,他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临危不乱,死里逃生,很幸运地存活下来。索罗斯有了这些经验,以后在华尔街拼博时,与儿时的生死存亡经验相比,荣誉和金钱都是微不足道的了。所以,索罗斯在自己的投资生涯中,每次遇到大祸来临时,首先想到的就是破门而逃,然后养精蓄锐,等候机会,重返战场。在我看来,索罗斯的人格是在特殊的生存环境里磨练出来的。

  李问: 在许多亚洲国家特别是在东南亚,也包括中国在内,人们普遍认为索罗斯是所谓的金融大鳄,一旦灵敏地嗅觉到市场有效性短暂的缺乏,就能迅速且最大化地置猎物于死地。你在与他的交往中能看到他贪婪喋血的一面吗?

  梁答: 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后,索罗斯的名字在亚洲各国家喻户晓,人们称他为“金融大鳄”。记得我把这个称呼告诉索罗斯时,他听了哈哈大笑,说:“好,好,我喜欢这个绰号。”在变化莫测的金融市场中,索罗斯的确像一条大鳄鱼,他紧盯市场,纹丝不动,静心等待,看准机会,然后突然袭击,绝杀一空。举个例子,索罗斯在八十年代狂赚日元的那一次战役中,是彻头彻尾地表现得像一条大鳄鱼。

  一九八五年秋,七国财政部长在纽约广场酒店开会,共同签署协定,意在压低美元汇价。这个协定刚一公布,日元马上开始狂涨,而索罗斯早已在一个多月前就布好了局,用低价买进了大量的日元,在耐心地等着升值。索罗斯无论是做空或者做多,都是通过融资来操作,而且是依靠最大的融资来追求最大的利润。当他嗅觉到千载难逢的机会已经来了,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融资扩大到极限,不断地吃进日元,结果一切就如索罗斯所预测的那样,日元一路狂飙。他手下的交易员面对巨大赢利想获利套现,但索罗斯命令他们不准卖出,坚决守住,任凭日元继续狂飙。当时华尔街很多优秀的基金经理都在日元大涨时获利回吐,落袋为安了,此刻的索罗斯不仅是按兵不动,反而认为大涨还没有真正开始,并要求手下人再多买进日元,然后牢牢抓住不放,一直坚持日元的涨幅达到最高后开始回落了,金融大鳄才突然动作,出手卖掉全部日元。索罗斯赢得了他的投资事业中最值得骄傲的一次胜利。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次巨大获利奠定了他的财富基础,从次以后,他在华尔街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了。

  李问: 我们都知道索罗斯是一位卓越的金融家,但多年来,他也总是在标版自己为哲学家。他的这种哲学金融家的身份在对冲基金领域里是没有的。这可能与他以前在伦敦经济学院专修哲学有关。你能介绍一下他的哲学思想吗?

  梁答: 索罗斯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生意人。他成名后,给自己下的定义是:金融家、慈善家、哲学家。其实他更愿意把自己当作哲学家。外人绝不会想到这位叱咤风云的金融奇才,会在自己的生活中花大量的时间去探索哲学的问题,因为对索罗斯来说,哲学不是个人的兴趣和爱好,而是他一生追求的志向。他的哲学生涯早于自己的金融投资事业,而且从来没有放弃过。他早年就读于伦敦经济学院,师从哲学大师卡尔.波普尔,致力研究哲学问题。二十六岁时,他只身到美国闯天下,是有明确目标的。他告诉自己,努力奋斗五年,赚足五十万美金,然后回到英国去当哲学家。可是他没想到一脚踏进华尔街,就再也回不了头。但是,正因为他对哲学不是一般的爱好,而是视之为自己终身去追求和探索的最高理想,即使是在华尔街从事金融投资活动,他也会抽出很多时间埋头钻研哲学问题。

  索罗斯的哲学思想并不复杂,但他就是几十年如一日,用这些思想去指导自己的金融投资活动,而且这些思想也是他建立开放社会基金会的基本原则。索罗斯认为,客观世界是存在的,人也是其中的一部份,人可以通过自己的行动去影响或改变世界,但由于人对现实的了解天生就不完全,因此,犯错是人的天性。既然人有犯错的天性,那些所谓被人总结出来的客观规律就是不真实的。在这个前提下,任何人都不能控制历史进程。历史既不是由人的理念决定,也不是被某种客观规律所左右,而是在人的偏见和现实之间,相互影响和作用的过程。基于这个原则,他相信,既然人的认识有缺陷,那么人的社会也是不完美的。如果人能有批判性思维,就可以避免少犯错误;同样,正因为社会不完美,人才有可能去改变它,让它更加完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股票之声 ( 京ICP证080305号 )

GMT+8, 2018-7-22 14:51 , Processed in 0.013899 second(s), 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